導航菜單

平安阿福

  圖一:新春(這是4個廣告位的效果圖)  上面我們也提到了判定一個廣告位是否效果好,新春我們可以看它所在頁面的點擊量、轉化量、轉化明細數這些指標。以知乎Live近期邀請諾貝爾獎經濟學獎得主Joseph,探盤談特朗普上臺的經濟發展走向的分享為例,據稱單場收入超過34萬。所以對于歐美來說,房山這種規模化的知識付費的形式,既是一個全新的概念,也是一個全新的機會。平安阿福可以想見的是:區域在未來,必然會有來自于各個國家的知識提供者跨越語言藩籬來幫助他人解決問題。知識付費的春天為何出現在中國?回顧整個人類文明的發展,價值其實是一個發現、整理、運用知識的過程。如果說之前的值乎屬于是中規中矩的產品,升級那么知乎后來推出的知乎Live,升級就是在充分結合了自有平臺積累后的一個付費的突破口,同時還可以延伸到實體書、電子書和版權銷售等商業模式。之所以有這么大差異,新春一方面包括了社會發展階段和人們認識的差異性,同時也包括了網絡硬件支付等條件的成熟。平安阿福從平臺角度來看,探盤類似知乎這種圍繞知識分享的社區屬性產品,探盤本來就已積累了大量各行各業的知識達人,既有熱門行業大V,也有冷門小眾領域的“知道分子”,做知識付費具有很大的優勢和便捷性。

從2016下半年知識付費大潮開始,房山包括得到、房山知乎、喜馬拉雅等都上線了多檔知識付費的產品與課程,包括李笑來,馬云湖畔課堂等無數大咖以專欄和演講形式加入,創下一個一個的驚人記錄,比如李笑來創下了超過2500萬的最貴個人付費專欄的記錄。逐漸的,區域人類學會了八卦,到后來又學會了講故事,于是在諸多的人種中,智人最終成了食物鏈的頂端。平安阿福有時候先做SaaS,價值再去做PaaS的話,肯定是這個PaaS沒有搭建好。

無論是產品的完善程度還是服務質量,升級都很難服務好企業的管理。所以在當時的環境下,新春沒有云計算,也沒有大數據的概念,基本上跟你配套的平臺公司或者基礎技術服務公司都還沒有成熟。南疆保衛戰另外從行業來看,探盤一些服務性公司、高科技公司,以及互聯網公司用戶會比較多,制造類公司少一些。近日,房山陳諫接受了B2B圈采訪,房山他結合在企業級服務20多年的工作積累和創業經驗,分享了對近幾年企業級服務爆發動因、2B和2C創業差異以及企業級服務如何深入與行業結合上等諸多問題的看法,希望對在企業級服務領域創業者有所啟發。

平安阿福像一下子能夠融到這么多錢,能夠吸引這么多錢來投資的團隊,在中國應該還是比較少的在一個沒有流動性,沒有韭菜,投資者都成了精的市場上,你說莊家和投資者到底誰割誰?我們先溫習下坐莊的一般套路:首先由公司配合大宗交易商拉升股價,股東隨后把股份賣給交易商,交易商再在二級市場拋出,兩家分享收益;或者公司跟私募串通,公司打壓股價配合私募建倉,隨后由私募拉升股價,公司借機釋放利好吸引散戶追入,私募再拋盤,由兩家分享收益。

萬事俱備,控股股東開始擼起袖子,直接進場簡單粗暴的買買買。控股股東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尾。盤子小,流通籌碼有限,很少的資金就能撬動股價,再加上處在IPO和扶貧概念的風口上,這樣的公司是資金圍獵的天然標的。在流動性問題解決之前,做一枚安靜的吃瓜群眾就好了。

2016年5月,作為劣后出資人參與了一只資管產品,這只帶著三倍杠桿的資管產品被設計出來,目的只有一個——用于購買公司自己的股票。這家股本僅有8500萬的新三板公司就符合上述特征。在眾多圍獵資金中,有一家資管公司在股價暴漲中起到了關鍵作用。一系列失誤,導致控股股東導演的這場戲倉促收場,資管計劃被深埋,控股股東自身也面臨巨額賠付。

在2016年IPO行情下,該公司股價暴漲7倍,成為整個市場上最受關注的大牛股。隨后5周,公司累計成交金額達到2.78億,股價從最初的7元漲到27元。

平安阿福三塊巨石一起壓垮了公司股價,復牌當天暴跌47%,資管計劃應聲爆倉,公司不得已又開始停牌。因為量價背離,直接導致建倉容易出局難。

接下來的5周,該公司股票成交縮量,累計成交金額1.68億,但交易價格依然維持在28元-31.5元之間。公司最多時擁有33家做市商,僅次于華強方特(834793.OC)和聯訊證券(830899.OC),是新三板上流動性最好的股票之一,日均交易量更是一度居做市企業前5名。就在這一天,因為股價異動,某資管公司的名字出現公司公告中,這家資管公司當天以30元/股的均價賣出了650萬股。揣著融來的錢,公司開始搞大動作了,花大價錢購買了大股東控制的另一家公司。假設一家新三板公司也想要坐莊,很快它就會發現一個致命的問題,根本沒有流動性(韭菜)。雖然這家資管公司出局了,但是游戲還沒有結束,因為IPO的故事還沒有講完,投資者還在接力,等待和公司一起登上A股的那一天。

2016年9月9日證監會推出扶貧政策,接下來的一周中,該公司股票開始放量,成交金額達到1799萬,股價也跟著暴漲了62%。穩住股價的同時完成分發是極其困難的。

最根本還是因為,新三板市場流動性匱乏,流動性匱乏又造成量價背離。但不巧的是,公司停牌的半年間,整個新三板市場行情和交易越來越冷清,公司籌劃的重大事項也無疾而終,2015年底從大股東手上高價購買的資產又暴露出巨額虧損問題。

編者按:想在新三板市場上坐莊,面臨著非常大的難度。以12月5日30元的平均成交價格計算,賬面浮贏可能在1億以上。

市場人士從一系列蛛絲馬跡中發現了這家短炒一把、推高股價、然后成功出局的資管公司。這家資管公司持股比例一度達到流通股的15%,但顯然它只是在短炒,因為它的名字并沒有出現在公司中報的股東名單中,而9月9日扶貧政策推出前,公司股票成交量一直很小。莊家要不動聲色的短時間收集大量廉價籌碼,難度可想而知。而且三板市場的籌碼一般來自定增和二級市場買入,價格比較集中,下方沒有支撐。

就算流動性問題解決了,接下來也會卡在建倉這個環節。如果資管公司在前五周完成建倉,按650萬股估算,建倉成本在1億以內。

所以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家資管公司是在扶貧政策出臺后,才開始建倉的。公司股東不僅在融資市場上玩得轉,還為公司“玩”出了流動性。

但是在新三板這個交投冷清的市場上就很難辦到了,因為股價是很誠實的。但是管理層很會“玩”,掛牌半年時間內,就用股權質押、增發等方式融資15億元。

然后公司開始停牌,籌劃重大事項了。在一級市場上嘗到甜頭的控股股東并沒有就此停下來,又將手伸向了二級市場。一不小心,就功虧一簣,一夜回到解放前,因為做市公司是沒有漲跌幅限制的。新三板市場坐莊困難重重,一不小心就會被埋雖然這家資管公司的手法堪稱“漂亮”,但是平心而論,想在新三板市場上坐莊,面臨著非常大的難度,一不小心,就容易成為第一個例子中的控股股東,引火燒身,把自己套進去。

A股市場上的莊家建倉時一般要打壓股價。僅僅一個多月時間就買成了公司二股東。

某新三板公司,2015年初掛牌新三板,2015年6月開始做市。就算成功進行到這一步,那么拉高股價后如何出貨,也是個巨大的難題。

平安阿福公司的業績并不算好,2013年虧損,2014年盈利200多萬。這一天之后,公司成交量迅速縮小。

香港一肖中特四肖期期准